南浦雨至

【楼诚】初告白

情人节快乐,

老夫老妻最初的暗恋与告白。

    明诚老师最近心情不好。

    消息始于艺术系的练习画室,明诚老师的学生三三两两围坐在一起赶精微素描的作业,速溶咖啡的包装袋和铅笔屑零零碎碎的拼凑出流言。其中的因果关系听起来有些牵强,明诚老师上课点了名,给旷课的学生记了过,课后缠着他解释问题的女生说感觉在和冷空气说话。

    一言一语间明诚老师仿佛已经苦大仇深,赶作业的学生来自不同的专业,当天晚饭后大家便回到各自的班级上晚课,还悄悄留意着他的动向,一个表情也不放过。

   ...

【楼诚】无念人



时间线在《慈悲城》之后。

    暗杀突如其来。

    去法国的前一天夜里,明诚外出办事,也不是什么太要紧的事,不过总归明日就要离开,他不想埋下隐患。

    外面淅淅沥沥的下了雨,家里的雨伞被收进箱子里压在最下面。明诚嫌麻烦,还要将行李一件件取出,便不想带伞,只说雨是濛星着下,不打紧。明楼不同意,本就不放心他夜里出门,兼着淋雨,更不情愿,自顾自的把门锁上,按着明诚的肩膀让他坐在床上。

    一番举动颇有些孩子气,倒像是孩童时的明诚,在明楼出国的前夜跑到他的房...

【楼诚】天色将晚

失踪人口回归。

老夫老妻的一天。

    明先生立在连廊中等诚先生,今年的夏天来的晚,气温升升降降,学校南苑的气象观测站门口放着显示器,华氏摄氏后跟的数值都像是兔子一样蹦蹦跳跳,从月初跳到月末,精力旺盛。

    紫藤的花期也跟着变长,临近五月末仍是开得尚好,藤蔓上是丁香掺一点里昂,温莎牛顿的颜色拖着长长的尾巴还是春天。明先生现在花下,鼻尖上也缠缠绕绕着一点香气。

    诚先生今天下午后两节有课,学生尤其是女学生喜欢他,打了铃还是热情不减,围着讲台问各种问题。诚先生微笑面对认真讲解,然后在女孩将...

【楼诚】不朽 八


八、

  

    民国十三年九月四日,江浙战争打响,苏军马玉仁部分路进攻浏河,同时由太仓之陆渡桥往击嘉定,与浙军前哨交火,战于朱家桥。浙军寡不敌众,退守等待支援。未几,南翔、罗店、澄桥、唐行之浙军均派遣援兵至,分途应敌,战火激烈。

    孙传芳手下孟昭月进攻仙霞岭,守军仓促应敌,全军覆没。

    张作霖通电讨伐曹锟、吴佩孚,宣布“谨率三军,扫除国贼,去全国和平之障碍,挽人民已绝之生机”。

    十五日,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。

 ...

【楼诚】不朽 七



七、

    明楼收到了刘尔崧的信件,信中说沙面工人罢工取得胜利,英法当局取消“新警律”。

    说起来这件事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,事情起因是越南人范鸿泰向维多利亚酒店投放炸弹,使得法国伤亡数十人。而英法领事馆却颁布带有明显辱华色彩的“新警律”,这种无故的侮辱立刻引起了广州工人的愤怒。

    刘尔崧二一年入党,常年领导工人运动学生运动,明楼于年初与他在广州相识。刘尔崧的组织能力很强,成立爱群通讯社、新学生社,创办各种辅助工运的期刊。他对明楼很欣赏,在广州那几日的相处中,向明楼讲述了很多游行运动...

【楼诚】不朽 六



六、

    明楼爱听京剧。

    京剧初到上海是六七年。其时上海开埠二十多年,而京剧形成也是二十多年,一个新兴城市,一个新兴剧种,从此开始结缘。

    说来有趣,京剧一词本是起源于沪上并非京城,北京人原是管它叫“二黄”“皮黄”“乱弹”,而《申报》上 《图绘伶伦》一文里才定其名曰“京剧”。京剧在上海站稳脚跟后,就向长江流域、珠江流域许多城市流动,上至汉口,内及苏杭,远去闽粤,佥以上海为根本。

    明诚曾经在明楼的书架上翻到一本剪报集,其中扉页上是柳亚子为中...

【楼诚】不朽 五


五、

    进了五月,天气转暖,明家花园里的花开了大半,以前明锐东在时,家中一直有花匠打理,后来出了事,明家一蹶不振,明镜咬着牙抗下来。那段时日资金周转困难,她将家中的佣人辞退了大半,省了一部分开支,但即使再艰难,明楼在法国的那一年多,明镜也是不曾短了他的吃穿用度,包括对自己,也是不肯靠着买首饰补缺。明锐东一直教导子女,不论何时,都要体面,都要清白。明楼那时在法国,少共中也有上海人,对明家的事自然有所耳闻,也对明楼的举止礼节暗自惊奇。明楼晓得尊严有多重要,因此绝不流露出一丝一毫的狼狈授人以笑柄。

    近来明家也渐渐恢复了...

【楼诚】不朽 四


四、

   
    明家的早饭向来是中西合璧,明镜喝不惯牛奶,中国人的脾胃与牛乳不适应,尤其是早上,喝了不克化。明诚也不爱喝,明楼嫌他太瘦,为了给他补营养规定每天早晚各一杯,明诚喝了之后腹内咕噜咕噜的叫个不停,红着眼圈去找明楼说自己是不是生病了。明楼失笑,告诉他这叫肠鸣,没事。小孩不信,还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,明楼只得说每天只喝一杯,明诚闻言立刻笑逐颜开。明楼咧咧嘴角,心想都是被明台那个臭小子带坏了。

    这次还真不怪明台。

    牛奶减到一杯,明诚喝了没几天...

【楼诚】慈悲城



病中产物,絮絮叨叨,胡言乱语,会有一部分《不朽》里还没写到的内容,不影响。

    明诚睡下了。

    从昨晚开始,明诚旧病复发,一直折腾到今日凌晨,如今好容易歇下。明楼过了知天命之年,身子早已大不如前,不停歇的劳碌了大半日,也是困倦不已,兼着太阳穴阵阵疼痛,头竟像是裂开一般的疼。

    他从书桌的抽屉里取出阿司匹林,犹豫一会儿,还是放回去。行至客厅,壶里的热水早已凉透,明楼跌坐于沙发上,捏着鼻梁。

    熬过去,熬过这一阵便好了。

  ...

【楼诚】菩提心



大概没有机会在《不朽》里写苏州的生活了,只能单独写一篇短篇,来抒发我对苏式绿豆汤的爱意。

    初夏的夜晚,虫鸣与花香交缠,温柔的风带着湖水的凉意,少年的身体舒展在清凉下,那是堪调之翠竹。

    湖水映着碧落,星子在湖面上闪,小舟过境,搅碎银盘玉珠点点。月色倒也尚好,都道月朗星稀,今夜这样星月同辉确实少见。

    明诚坐在船头的板上,小舟推着水有条条涟漪,他把脚伸进湖里,撩拨起的水珠是湖底沉淀的珍宝,月光下有着夺目的光。夏天终究还是闷热,明诚犹犹豫豫想把小腿也伸进湖里,试探了两下还是缩回来...

1 / 2

© 旧事重提 | Powered by LOFTER